欢迎戏迷票友光临红豆戏曲网,传承戏曲精粹,传播戏曲文化! 戏迷留言网站地图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戏曲网 >> 评剧 >> 评剧《夜宿花亭》全场戏

评剧《夜宿花亭》全场戏

更新时间:2012-08-14 08:03
戏曲演员:张立静 
戏曲类别:评剧
推荐级别:普通级别☆
戏迷点播: 加载中...
播放地址(土豆)
影片内容介绍:
评剧,张立静演出,相关视频有评剧《夜宿花亭》全场戏西路评剧《花亭会》全剧、等戏曲节目。
高文举:(白)一束金花红十里,状元及第马如飞。中状元名扬天下,享不尽富贵荣华。可叹夫妻离散,困相府难以回家。下官高文举,涿州范阳人氏。自幼父母双亡,得蒙姑父姑母抚养长大成人。恩姐张美英教我读书识字,姑父姑母又将她的终身许配于我身旁为妻。大比之年来京赶考,幸喜得中头名状元。来在文通主考府下,夸官拜相,可恨老贼强留府中力逼招亲,我也曾百般得不允。那老贼言道不应亲事就不能在朝居官,我万般无奈才应允了亲事。也曾与家去了书信,至今渺无回音,思想起来好不愁闷人也!(唱)高文举坐房中思想起来我好伤情,幼年不幸丧父母,姑父姑母抚养长成人。恩姐教我读书识字恩情重,我与她姑表姐弟又把亲成。大比之年来京赶考,幸喜得中了状元公。文举贪官我来拜相,我恨老贼力逼招亲在府中。自从招下了文秀英,与我的前妻不得相逢。看起来,戴乌纱好比量人的斗,玉带好比捆人绳;穿蟒袍犹如同蹲监坐狱,粉底朝靴如同陷人坑。在文府陷住了我高文举,眼睁睁夫妻们不得相逢。早知居官遭灾难,何苦来十年寒窗求功名。坐在书房心烦闷,日落西山出了星。有心回到了前厅去,懒见老狗老文通。有心回到了绣楼去,懒见丫头文秀英。前厅绣楼我不去,何不用功到花亭。迈步走入了花亭内,花亭以上念书文。
张美英:(唱)张美英进花园我的心中不快,满腹的怨恨事解也解不开。天已黑人已睡风摇树摆,冷风吹寒露降叫人难挨。恼恨那高文举良心来坏,到京城来赶考他不回家来。我美英到京城我寻夫在外,住贼店恶店婆她盗取我的钱财。恶店婆盗取我的银两她又把我卖,卖在了文府内侍奉裙钗。这才是事该凑巧冤家路窄,逃出了贼店又入了凶宅。文小姐心肠毒歹,堪说是虎狼之心她匪盗为怀。为摔个茶盅她把我的粉面烧坏,周身的衣服全扯碎我的青丝又用剪裁。文小姐这个样地狠她成心地把我残害,残伤了我又打到花园我的身受苦灾。她言说牡丹花在我的命在,牡丹花死要把我的头来摘。可怜我千里寻夫我的夫又不在,我满腹的委屈对着哪个说来。哭了声二爹娘把儿我想坏,骂一声高文举你休我你理不该,哎……。强打精神上花亭伤痛难奈,坐至在花亭上站不起来。(白)哎,美英好苦哇!桌案以上文卷就是这样的散乱,我不免将它收拾齐整。可是做的文章,我看一看这文章做得笔体如何。哎呀,且住!这文章写得是梅花篆字。梅花篆字是我教导我那兄弟文举会写,这是哪个将它放在这花亭以上呢!噢,我倒想起来了!是我进得府来听说府下有一位新科状元在此招亲,莫非说那位新科状元他就是我的丈夫高文举不成吗。这正是他的笔体呀,我不免再仔细地找上一找,看看还有什么。啊,怎么在墨盘底下压着一只玉石耳环!哎呀,这耳环是我张美英之物,此乃是一对。我们夫妻二人分别之时,我留下一只,与我兄弟拿来一只。我这一只也随身而带,不免取将出来对上一对。耳环果然是成双配对呀,那位新科状元他一定就是文举。想当初我二人分别之时,那时我说得明白,玉环要是成双配对就是我们夫妻相见之日。今日耳环成双,那位新科状元他一定就是文举。也罢,我不免将这只耳环还与他压在墨盘底下,这只耳环与他放在桌案以上。要果然是文举在此,见着耳环成双配对就知道是我美英到了。不免将它放在原处!将耳环放好,我不免退下花亭。慢着,要果然是文举在此,他看见耳环不解其意,这便怎么好呢!桌案以上现有笔墨砚碗,我不免与他留下诗句一首。嗯,待我写来。上写:举子喜得中,弱女苦凄零,夫妻要相见,夜晚宿花亭。将诗句留好,与他放在桌案以上,耳环也与他放在这里。文举若是到来,看见耳环又有诗句,就知道是我美英到了。恐怕花亭以上来了旁人,不免退下花亭。正是:花亭留诗张美英,等候文举好相逢。
高文举:(唱)进园门转过了高文举,顺着花棵我往前行。正行走来我举目来观定,在面前来至在了耀花亭,撩袍端带花亭来上。上得花亭顶上明灯。(白)往日上得花亭是肮里肮脏,今日为何掸扫得干干净净呀。我这文章诗句也收拾整齐了,这是哪一个与我打扫得呢。也罢,单等来日明天我是重重地有赏,我是重重地有赏。我这玉环分明放在这墨盘底下,是哪个大胆与我取将出来放在这桌案以上呢。哼,说得什么有赏,单等来日明天我是定责不赦。这还了得,我还是将它放在这墨盘以下。怎么,我这玉环是原封未动啊,这只玉环是哪里来的呢。看着好似一对,果然分毫不差。想这玉环乃是我家恩姐之物,我姐弟二人分别之时,将这对玉环分开各带一只。有言在先,日后物与人相逢。今日为何来到此地呢,这是什么缘故哇。桌案以上写有诗句,待我看来:举子喜得中,弱女苦凄零,夫妻要相见,夜晚宿花亭。看这诗句好像我家恩姐笔体,莫非我家恩姐她也来了。不会的,想我家恩姐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山高路远她也来不到此地呀。要不是我家恩姐到此,这玉环诗句又出在何人之手呢。其中定有缘故,我不免今夜晚间宿在花亭,看个分晓便了。(唱)看罢诗句喜心中,又是喜来又是吃惊。何不今晚我在花亭等,但愿得恩爱的夫妻早相逢。关上花亭门两扇,踱步进来宿花亭。
张美英:(唱)哎……。张美英我进得了花园鼓打一更锣,满天上散星斗万盏的灯多。按东方东斗离,犁不能耕地,按西方西吉星,机不能穿梭。按南方南斗梢,筲不能够提水,按北方北斗瓢,瓢不能添锅。有大毛和二毛三毛明亮,有神星和熬星二星不和。紫薇星不离北斗,牛郎星织女星隔着一道天河。张美英观星斗二目泪落,忽听得谯楼上鼓打了二更锣。二更二点二更梆,想起前朝事一桩。前朝有个陈世美,进京赶考得中爷家状元郎。在京城招亲把良心丧,撇下了那秦香莲她受凄凉。秦香莲受不尽的千辛万苦,我为那高文举我痛断肝肠。正观星斗二目泪降,忽听得谯楼上鼓打了三更梆。谯楼以上打三更,鸡不叫犬不咬是无有人声。我伸我的手来不见掌,抬我的头来不见星。我碰到花枝儿唰啦地响,那个百鸟展翅腾了空。它这腾空飞到松林去,撇下了受罪的张氏美英啊,哎……。美英我在花园观星望斗,也不见文举在哪里宿。哭啼啼我往花亭奔,在面前来到了观花的亭。往日花亭也没有人住,却怎么今天秉着明灯。手扶着栏杆又把花亭上,我上了八五十三层。急忙舔破窗棂纸,一个眼合来我一个眼睁。斜身单目往里看,里边坐着一位状元红。只见他头戴着爷家的乌纱帽,他身穿着爷家的袍大红。腰中紧系着横庭玉,那个粉了低的朝靴足下登。前影儿好象那位高文举,后影儿好象那位高学生。高文举、高学生,忘了你的姐姐张美英。不免上前去把夫认,慢慢慢哪,错认了官亲那可了不成。他纵然是我的丈夫高文举,他不认我,我们夫妻也不能够得相逢。我往那旁留神看,瞧见了花盆儿我把巧计生。急忙忙从花盆儿里抓起来一把这黄沙土,我何不把这黄沙就往亭里扔。扔黄沙打响了这窗棂纸,为得是惊醒了那位高学生。我主意已定把花亭下,下得花亭暗叮咛。将我的身藏至在花枝儿底下,将这黄沙土就往亭上扔。
高文举:(唱)高文举困梦龙,看见恩姐张美英。强打精神我摸一把,却原来摸到那一盏明灯。看见恩姐花容貌,细语娇声问安宁。原来还是一场梦,满心欢喜我落场空。花亭以上我忙站起,何不出外去观星。迈步走出了花亭外,举目抬头看分明。又只见天河里来天河外,里里外外都有星。天河好比那文丞相,天河水好比丫头文秀英。牛郎星好比我高文举,织女星好比恩姐张美英。他父女隔住了我们姐弟,眼睁睁夫妻们不得相逢。也曾与家去过信,渺无回音为何情。有心撇官回家转,难舍头上我的功名。有心在此我把官做,想念恩姐张美英。心腹烦闷观星望斗。
张美英:(白)苦哇!
高文举:(唱)忽听得花亭有人叹一声。(白)哎呀,且住,心腹烦闷想念恩姐,在此观星望斗。忽听花棵之中有啼哭之声,这是什么缘故。噢,噢,我明白了,想是那文通老贼在朝居官,杀人居多,害人居广,这些冤鬼冤魂特来找他要命者不成。待我上前是问。讲道是冤鬼呀冤鬼,你不要苦苦地吓吓于我。休把我当做那文通老贼,我乃是新科状元高文举在此。
张美英:(白)苦哇!
高文举:(白)啊,他还是苦苦地吓吓于我,这,这,这便如何是好。花亭以上取有圣贤书、压书剑,讲道是冤鬼呀冤鬼,我怕你何来。(唱)夜深人静冤鬼叫,文举心中我不能安。三篇文章怀中放,压书宝剑放书房。撩袍端带花亭下。
张美英:(白)苦哇!
高文举:(唱)又听冤鬼哭嚎啕,冤鬼哭了一声高,好似张良品玉箫。冤鬼哭了一声低,好似霸王别虞姬。一声高一声低,好似孤雁落水里。我顺着声音找下去,冤鬼出现在眼头里。我照着冤鬼看下去。
张美英:(白)状元,你,你,你,饶命吧!(高白)饶命,好个饶命,我问你你是一人可是一鬼?(张白)我是一人,不是一鬼。
高文举:(白)怎么,你是一人?
张美英:(白)正是!
高文举:(白)你既是一人,为何夜深人静来到花园,苦苦地吓吓于我?
张美英:(白)我与状元掸扫花亭来了。
高文举:(白)这……,掸扫花亭来了。莫非这花亭以上玉环诗句就是?你既是一人,可敢跟随你家状元老爷去到花亭叙话?
张美英:(白)任凭状元老爷。
高文举:(白)好,是你站起来。
张美英:(白)遵命。
高文举:(唱)战兢兢头前走我心神不定,
张美英:(唱)后边跟战兢兢我的心不宁。
高文举:(唱)看你像人又像鬼,
张美英:(唱)我七分像鬼有三分妖形。
高文举:(唱)头剪青丝你像尼姑样,
张美英:(唱)半像俗来半像尼僧。
高文举:(唱)战兢兢花亭来上。
张美英:(唱)我望求状元把我的命容。(白)状元老爷,你饶命吧!
高文举:(白)饶命,哪里饶命,方才问你,言道你是一人,你是府上一什么人?
张美英:(白)我是府上一名丫鬟。
高文举:(白)噢,一丫鬟?
张美英:(白)是。
高文举:(白)既然如此,为何夜深人静在此花园苦苦啼哭,想必是有什么冤屈之事,你家住哪里,姓甚名谁,慢慢地讲。
张美英:(白)状元要问哪!(唱)听我道来呀,啊!家住在涿州,就在范阳郡啊。
高文举:(白)呃,打你这大胆的丫鬟,明明知道你家状元老爷是涿州范阳人氏,怎么你与我攀起乡亲起来了!
张美英:(白)奴婢不敢!
高文举:(白)谅你也不敢,我来问你,你是住城哪,还是住乡里。
张美英:(唱)离城十里,住至在了张家营哪。
高文举:(白)你父何名?
张美英:(唱)我的爹爹他老人家叫张明义。
高文举:(白)你母呢?
张美英:(唱)我那母亲高氏老诰封。
高文举:(白)可有三兄四弟?
张美英:(白)状元听。
高文举:(白)讲!
张美英:(唱)我上无有三兄,下无有四弟,二爹娘我母所生我。
高文举:(白)你叫何名?
张美英:(唱)我叫张美英。
高文举:(唱)文举一旁仔细听,果然是我的妻张美英。本当上前把妻认,还要仔细问分明。(白)且住!听她适才一番言语,想起花亭以上玉环诗句,果然是我家恩姐到了,待我将她认下。哎呀,慢着,想我家恩姐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山高路远也来不到此地呀。再者说我家恩姐直生得如花似玉,细语娇声是何等的美好。如今为何落到这般田地呢,偏偏又来到文府当了丫鬟了呢?想其中定有缘故,我不免仔细盘问下去,问个水落石出再来相认也还不迟。(唱)高文举起疑心,刨倒大树要寻根。打破沙锅我问到底,小丫鬟你在家中许配何人?
张美英:(唱)在家中许配了高文举呀,咿哪咿呀,哎……。
高文举:(白)念你我二人乃是乡亲,站起来回话。
张美英:(白)多谢状元老爷。
高文举:(白)我来问你,你们二人是怎样许亲呢?
张美英:(唱)我们姑表姐弟又把那亲成。
高文举:(白)他是在家呀,还是在外?
张美英:(唱)我那兄弟大比之年进京来赶考,
高文举:(白)得中没有?
张美英:(唱)他得中爷家的状元红啊。
高文举:(白)可曾有家书?
张美英:(唱)要不提捎书还则罢了,提起来捎书叫我伤情。贼强人赶考就往京城奔,得中三甲第一名。好容易盼到他来了书信,原来是一封休书写到家中。上写着张老伯张老翁,老驴老马老畜生。张家女张家聘,高文举不要张美英。本来我的爹娘就有病,见休书气死我的二老丧残生。我爹娘一死无依无靠,无奈何寻找丈夫到京城。这一路上啊,遇见了我那兄弟张小义。
高文举:(白)呃,你这丫鬟,怎么上言不搭下语呢?
张美英:(张白)怎见得?
高文举:(白)方才问你,是你刚才言道上无三兄下无四弟,如今你哪里来的兄弟呀?
张美英:(白)是我叔伯兄弟。
高文举:(白)叔伯的兄弟?
张美英:(白)正是。
高文举:(白)你往下讲。
张美英:(唱)我们姐弟二人够奔京城,我们行走路过苏家寨。遇见了苏龙苏虎下山峰,杀死我那叔伯兄弟张小义。把我抢上了山立逼把亲成,兄要要弟不让,弟要要他的兄不应。二贼为我正吵闹,山下来了那个喽啰兵。言说山下来了粮草,他弟兄二人下山好像一溜风。他命他的小妹妹把我看守,也是我跪前跪后地哀告几声。哀告得苏小姐心慈面软,我与苏小姐结拜鸾盟。我那好心的妹妹救了我的命,我们姐妹二人远逃生。苏龙苏虎把姐妹冲散,到如今也不见我的小妹苏秀英。那时我进京错把这贼店住,那恶店婆盗取我的银两不留情。我又惊又怕身得了病,我病至在了郝家店里可不轻。一病病了个半月,四十多天病才见轻。病好无钱还店账,那恶店婆她巧言话语来又把我蒙。她笑里藏刀把我哄,骗我卖身大街行。
高文举:(白)将你卖到哪里?
张美英:(唱)偏遇见文府的家员把我雇,上楼就把小姐侍奉。初进府小姐待我倒也不错。
高文举:(白)之后呢?
张美英:(唱)到后来,问明我的家乡又把心横。小姐叫我去把茶打,哪承想她暗暗就把这毒计生。故意地开水就往我的手上烫,摔了小姐的一个茶盅。文小姐她就把眼瞪,楼上拷打我张美英。将我推倒了溜平地,她抓住我的头发不放松。抡起来鞭子将我打,贵人哪!
高文举:(白)怎么样呢?
张美英:(唱)贵人哪!
高文举:(白)怎么样啊?
张美英:(唱)她打得我浑身,我,我的骨头疼啊。那个样地打不解恨,小姐又把这毒计生。头上铰去我的青丝发,香火烧坏我的粉面容。周身衣服全扯碎,我把打至在了花园受苦刑。白天挑水十数担,夜晚叫我是掸扫花亭。旁的花死打我一顿,牡丹花死叫我偿性命。我的贵人老爷,你老想上一想,哎……,哪有个人给花草去把这命顶。
高文举:(白)你受了委屈了哇!
张美英:(唱)这都是为了我的兄弟高……
高文举:(白)高什么?
张美英:(唱)高……
高文举:(白)高什么呀?
张美英:(唱)为了我的兄弟高学生。我的兄弟身得中,不知真情是假情。望贵人官官相会你替我访一访,访访兄弟那位高学生。眼前见不着那高文举,一笔勾销无话明。眼前要见高文举呀!
高文举:(白)怎么样?
张美英:(白)贵人哪!(唱)我张美英,我咬他一口,我问他一声。
高文举:(唱)文举一旁仔细听,果然是我妻张美英。我听她前前后后讲一遍,又喜又恨我又伤情。心中直把文家父女恨,苦害我妻为何情。有朝一日我翻了手,定要与我妻抱冤仇。我妻为我遭灾难,都只为我在此招亲贪功名。我妻为我受万苦,我的罪过实难容。走上近前双膝跪,连把恩姐叫几声。
张美英:(白)哎呀,状元老爷你这是怎么样了?
高文举:(白)哪一个是状元老爷,我是你兄弟高文举在此。
张美英:(白)怎么,你,就是高文举呀?
高文举:(白)正是小弟!
张美英:(白)我把你这忘恩负义的强人哪!(唱)我上花亭早就知道你是高文举,早就知道你就是狠心的高学生。高文举你的心太狠,你得中怎么忘了姐姐张美英。
高文举:(唱)恩姐知道小弟高文举,弟不知恩姐你早进京。要知恩姐你来到此,我九里接来十里迎。
张美英:(白)怎么说,弟不知道姐姐我来吗?
高文举:(白)小弟我不知道哇!
张美英:(唱)姐也不怪,我不怪你这狠心的高学生。我念的是咱们两个人夫妻一场啊,我是应当地把你搀起呀。忍不住恼恨你这薄性无情,任凭你说的这天花转,你想叫我搀你万想不能。
高文举:(唱)姐不搀弟弟自起,掸掸身上袍大红。恩姐为我遭不幸,小弟有罪姐姐宽容。
张美英:(唱)既然你把良心丧,又何必巧言花语你把我蒙。
高文举:(唱)姑父姑母待我好,恩姐待我有恩情。
张美英:(唱)说恩情道恩情,你不该忘了夫妻的情。我问你,何人的家把书念,何人是你的那个教学的老先生。
高文举:(唱)姑父家中把书念,恩姐是我教学的老先生。
张美英:(唱)再问你,五经四书哪个教会,梅花篆字哪个教成。
高文举:(唱)五经四书恩姐教会,梅花篆字是恩姐教成。
张美英:(唱)提起当初教书的事,倒叫美英我好伤情。你念书念到一更鼓,姐姐与你秉上灯。你念书念到二更鼓,姐姐与你打茶饮喉咙。你年书念到三更鼓,姐姐与你准备点心把饥充。你念书念到四更鼓,姐姐与你把火炉儿生。你念书念到五更鼓,姐姐陪你就到天明。你思一思来你想一想,你怎么能够忘了咱们夫妻的情。
高文举:(唱)恩姐待我的恩情重,小弟我时时刻刻地放在心中。
张美英:(白)你也就是嘴说罢了!
高文举:(白)小弟我是真心实意呀!
张美英:(白)怎么,是真的?
高文举:(白)是真的呀!
张美英:(唱)我问你上得床上儿怎么样地论,下得床来怎么样地称。
高文举:(唱)上得床去夫妻论,下得床来姐弟称。
张美英:(唱)再叫姐姐我要掌你的嘴,我打你孝不孝来忠不忠。
高文举:(唱)姐打弟来应当打,打我的来历我猫不清。
张美英:(唱)高文举你心太狠,你得中怎么不把家书来捎。
高文举:(唱)七月二十身得中,八月十五把书捎。捎书不过一个月,怎么说我捎书捎晚了。
张美英:(张唱)住口吧!水流千遭归大海,急忙就把书信掏。将书信仍在溜平地,无义的强人你捡起来瞧瞧。
高文举:(唱)高文举猫下腰,忙把书信手中抄。书信本是小弟写,上边的言语我还记着。上写拜……
张美英:(白)你住了吧!明明写得是个休,你为什么念个拜。
高文举:(白)啊,这……
张美英:(白)什么?
高文举:(白)这月光之下看它不准,可容小弟去到灯下去看?
张美英:(白)嗯,我容你到灯下去看。
高文举:(白)遵命。(唱)高文举不消停,手拿书信奔明灯。上写着张老伯张老翁,老驴老马老畜牲。张家女张家聘,高文举不要张美英。书信本是小弟写,改书定是那老贼文通。
张美英:(唱)分明你把良心丧,为什么埋怨人家老文通。
高文举:(唱)书信要是小弟写,敢对苍天把誓盟。
张美英:(唱)把誓盟把誓盟,你且盟来我要听听。
高文举:(唱)好个烈性张恩姐,立逼文举我把誓盟。将身跪在花亭上,口尊恩姐你是听。小弟有心休恩姐,准被那天打这五……
张美英:(白)慢着!(唱)倒叫我张美英大吃一惊,我的兄弟要是有个好共歹,叫姐姐竹篮打水岂不落场空。叫一声兄弟你快站起,你要是跪着我心疼。既然姐弟得相见,你就该搭救姐姐我出了火坑哪。
高文举:(唱)小弟金殿去动本,恩姐大堂把冤伸。头状你告文丞相,二状你告文秀英。三状你把小弟告,你告我忘恩负义把你扔。
张美英:(唱)兄弟一句话你把我提醒,明日我大堂以上去把冤伸。但愿大人他准了我的状,夫妻团圆千般情。
张美英:(白)夫妻相见在花亭,
高文举:(白)恩爱夫妻又相逢。
张美英:(白)兄弟!
高文举:(白)恩姐!
张美英:(唱)搀我来呀。
高文举:(白)来了!沿袭传统文化的和完美结合曲艺艺术,张立静的精彩演出更是锦上添花。红豆戏曲网请您欣赏评剧《夜宿花亭》全场戏视频唱词或者下载收藏。评剧《夜宿花亭》全场戏相关剧本视频由红豆戏曲网—精粹戏曲文化大观园(整理),转载请注明!谢谢!
欢迎大家对网站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举报邮箱:admin@hdwsj.org
红豆戏曲网戏曲大全网站】 版权所有 Copy Right © 2019-2022
免责申明:本站承诺提供免费戏曲视频在线观看服务大全。所有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通知,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